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男:写作,就是熔炼

2023-3-7 13:30| 发布者: zhwyw| 查看: 27604| 评论: 0|原作者: 海男|来自: 中国诗歌网

写作,就是熔炼

海 男


我的心绪激荡,都会幻变成文字,这是一个又一个时代必需的记录:一个人如此渺小,却将记录她出生以后的心跳、她所经历的贫瘠,丰饶文明如同翻越云南的山脉;如同遇见古道余脉、花海物种、荒野无家归宿之兽;如同遇见了我,在人世的阶梯上去又下来,除了朝圣,就是静默,与语言酝酿,是晴朗也是寒川,是隐忍也是信仰。

我总想接近理想中的语言,然而,写作变得越来越艰难,时代已经逾越了古老的常规。我所历经的三个时代:从化学——动力——数字化的三个不同的潮流,时速加变,心跳也加快。我们正丧失手工劳动,正丧失想象力。所以,如能在一堆鸟粪中看见雀鸟们的飞翔,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情。

写作早已趋近一个最为艰难的时期,已有的文学形式已不足以表达现时代通往未来的命运。一个写作者,理所应当活在现实,表达最丰富的文学结构。

终于,让写作重新回来了,今天的状态,有阳光白云有语言,有对未来的幻想,我深信三年的疫情过去了,作为人的存在,又重归自然和现实。

写作治愈忧患中产生的情绪,而恰好又是身体中纷繁的情绪置入了语境。走在这条路上的我,在任何常态中,都会穿着裙子:无论曳地是泥沙还是落叶!

写作:像男人和女人的性别,他们有不同的声调、味道,用来派遣自己灵与肉的流亡……写作,没有任何主题,一场漫不经心的生活与游戏的对峙、光与影的移动,最终归于时间,将凹凸的动感和静止拉近和放逐。

写作诗歌养心养肺养气象:整个上午,生活在诗歌所分行而出的,弯弯曲曲的波涛中。

诗的写作,就是使用语言获得精神魔法的过程。

写出或未写出的语言,经历或未经历的人事和时间,存在中的差异就需要等待。安于宁静,总能激发更深邃的思绪。自我就是一座高山和海洋,也必然有云朵万千,变幻出梦中的景致!在当下的迷津中自我的力量,用于平息外在的不安定因素的干扰。相比灰调,我更喜欢一朵花的怒放,它展现出绚丽,却独自转身隐去苍茫。

感谢今天,所有的写作激情忧伤如水底浪涛,而我的身体就在水底的蔚蓝色中游弋着:一个写作者的激情就是她的语言,亦是她的命中弦弓。



黑色的澜沧江

海 男


只有在夜里你是黑色的,哪怕是一匹匹

丝绸的黑,也无法与你匹配

不规则的江岸上,总有山地峡谷和幽灵

黑色是你的一部分,但属于夜晚

每到午夜,很多人,还有附近的牲畜

三公里外的野兽都会远离你的灵魂

你的江水平静中仍在朝下游而去

倘若错过时空的速度,你会失去什么

你的黑,像墨水划过白色的纸质

我曾将钢笔插进一只圆圆的墨水瓶

自从有了钢笔时,墨水瓶就诞生了

你的黑,有时候像我少女时代的长发

在风中奔跑时长到腰下的长发是黑色的

你的黑,让万物寂静无言让声音喑哑



   海男,作家,诗人,画家。毕业于鲁迅文学院·北京师范大学文艺理论研究生班。著有跨文本写作集、长篇小说集、散文集、诗歌集九十多部。1987年,完成系列长诗《女人》,至上世纪末,出版过诗集三种,《风琴与女人》(1992)、《虚构的玫瑰》(1995)和《是什么在背后》(1997)。有多部作品已被翻译成册,远渡海内外。曾获刘丽安诗歌奖、中国新时期十大女诗人殊荣奖、中国女性文学奖、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等。现居云南昆明。

来源:中国诗歌网 | 荐稿编辑: 笛 

相关阅读

扫一扫登录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