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牧野诗歌里的春夏秋冬(组诗)

作者: 牧野| 时间: 2019-12-8 21:16| 查看: 1819 | 收藏

摘要: 牧野,本名黄昌印,原籍浙江,现居上海。曾任中国诗歌网“期刊”主编、上海频道站长等职。现是某文艺网站长、上海诗歌网主编、中诗协研究会理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朦胧诗社社长。1988年发起创办了朦胧诗社,九十年 ...

一棵树的春天

 

无处可逃的根须,紧抱故土

把远山浓缩成一个雕塑

 

没有飞鸟,没有云雾

一簇苍翠的绿色

抚不平,庭院的寂寞

 

把世界装进瓦盆的人

以为天空,可以分割

欢乐,可以移植

将春天,交给了一棵树

 

 

暗红

 

所有的,赞美词汇

几乎已被春天收尽

当一些人,还在搜肠刮肚

为晚春谱写赞歌的时候

莫名中,我开始替夏天担忧

 

我担心,濯清涟的荷花

不能在烈日下,亭亭玉立

山坡上的栀子花,无法等到

匆匆一瞥,就会枯萎

 

尽管,萧瑟的秋天

离我和春天,有点遥远

在争妍斗艳的,庭院中

我却偏爱,万绿丛中的那一片暗红

 

 

阳光下的假面

 

美好的事物,是美丽心情的结晶

一个残阳,一只孤雁

一片在风中飘摇的落叶

或者一只猎豹捕食的画面

往往就会成为,人间的美景

 

不是所有在阳光下的,都阳光

也不是所有在黑暗中的,都黑暗

熙熙攘攘的七彩人间,所有人

都戴着有色眼镜,看到的一切

或许,都是自己的假面

 

只有在醉后初醒的黑夜中,我的眼睛

才可以看清人的模样

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侧脸

被岁月侵蚀的轮廓,以及刀的阴影

 

 

落叶

 

夏日,还依恋着树梢

你却悄然离去

 

在没有风雨的温室中

翠绿的叶面

写满了,生活的旖旎

 

偶然转身,我发现

你的背后,刻满了脉络

每一条都指向,蓝天

和广袤的大地

 

 

秋日的天空

 

秋日的天空,很高

总有一些多事者,比如

西风,一些不知名目的爬虫

把叶子抬起,镂空

 

季节的更替,总会伴随一些遗憾

飘零的无奈,颓败的忧伤

还有,从盛开到枯萎

 

这时,我开始羡慕起那颗

被飞鸟衔走的小果

羡慕它,或许会在离天空更近的高山

屋顶,开始新的攀爬

 

秋日的天空,真的很高

我昂起头,努力地张望

可是,怎么也找不到

来时的霞光,和去处的浮云

 

 

风,的名义

 

一阵风,微凉

无伤初冬的筋骨

小道旁的景观树

纷纷摇手,想要挽留

即将逝去的金秋

 

围栏前的绿篱

整整齐齐地,列阵

仰望着,漫天飞舞

无视风的存在

 

一片片黄叶,随风飘零

落在河流,草地,

潜入了,我的庭院

终将会,消失于荒芜

 

遮天蔽日的大树

被往昔的张扬,耗尽

赤裸裸地,站在寒风中

妒忌着一排排,苍翠

 

 

晚秋

 

扯下一袭月光为刀

将季节劈为两半

我把炫丽和热烈,交给过去

褪掉一身金装,走向高洁

 

远方的丹桂,洒满了

通往天堂的小路

北山岗,是霜杀的秋

 

庭院里的银桂

仿佛,能洞悉我的心事

总在红颜消散后

陪我,在西风中绽放

 

一缕清香,泛黄的白

在下一个月圆之后

终将会被人们淡忘

有谁在意,我正在酝酿着

怎样融入一场新雪

 

 

雪的形状

 

隆冬时节,有关雪的风景

雪的诗篇,以及雪的絮事

在虚拟中,到处可见

 

雪是白色的,少有异议

至于雪的形状,则众说纷纭

伟人咏雪,喻为银蛇蜡象

农民赞雪,是庄稼的棉被

 

赏雪的人,将雪视为梨花

那一片素妆,透露出春的气色

扫雪的人,把它当作尘土

挥手间,就成了一堆淤泥

 

而生长于江南之南的我

认为雪是线状的

因为,我忘记了什么是漫天飞舞

只看到乡下的母亲,一头银丝般的白雪

 

 

追雪

 

追,是个很奇妙的汉字

它贯穿着时间轴,伴随着人的一生

比如:追风,追梦,追求

缺少追的人生,注定是不完美的

 

追逐一场大雪,在南方

是奢侈的,是一件很大的事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从天气预报追到朋友圈

从静安追到青浦

我打开视屏追,驾着宝马追

张开双臂,迎着扑面而来的漫天飞雪

我流着眼泪和雨水,执著地追

 

来了,终于来了

那一片白,与梦想中的世界一样纯洁

看不到灯红酒绿,也少了些许喧嚣

让阴暗中的犄角旮旯,一露无遗

 

 

樱花如雪

 

我愿化作一缕青烟

落在你的香肩之上

让四月,把这永恒的瞬间

深锁在七寸荧屏

 

幽居春闺的樱花林

和晶莹剔透的瑞雪

仅仅差异在季节

都是大地之魂,贵族的后裔

清秀优雅,一身傲气

 

听,这是花落的声音

漫天飞雪,无声无息

我愿化作一泓清水

把你的一切都融入我的骨子里

流淌千年

 

 

阳春白雪

 

没有一场雪,是黑色的

它们的高低贵贱,唯时间取决

 

寒冬飘雪,应该是最合时宜的

人们早于习惯,在这个时候

下一场大雪,掩盖腐朽的落叶

以及不可回收,或无法言喻的情节

 

炎炎夏日,突来一阵风雪

则会给世界带来一些骚乱,恐慌

尽管,它也会纷纷扬扬

也是白色的

 

至于阳春三月的白雪

可能会让一些自诩高深的人

无法捉摸,这姗姗来迟的过客

到底是春花陨落,还是

一场沁人心脾的,方外飞雪


牧野,本名黄昌印,原籍浙江,现居上海。曾任中国诗歌网“期刊”主编、上海频道站长等职。现是某文艺网站长、上海诗歌网主编、中诗协研究会理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朦胧诗社社长。

责任编辑:zhwyw
|  
分享至: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