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头条诗人 | 梁晓明:科尔沁草原

作者: 梁晓明 |来源: 中国诗歌网| 时间: 2019-12-4 15:01| 查看: 1664 | 收藏

摘要: 《诗歌月刊》头条诗人 | 梁晓明:科尔沁草原梁晓明的诗梁晓明主编荐语梁晓明是1980年代在先锋诗歌写作走在前列的“战士”,用霍俊明的评定:“梁晓明显然是一个强力诗人、生产性诗人和总体诗人。”他的诗歌《各人》 ...

《诗歌月刊》头条诗人 | 梁晓明:科尔沁草原


263911bbbe16bfc2928d36bafca0034

 梁晓明的诗 

梁晓明


主编荐语

梁晓明是1980年代在先锋诗歌写作走在前列的“战士”,用霍俊明的评定:“梁晓明显然是一个强力诗人、生产性诗人和总体诗人。”他的诗歌《各人》和《玻璃》在先锋写作的1990年代,已经是中国诗人耳熟能详的经典之作了。诗人李轻松说:“先锋诗是唤醒。”梁晓明这组诗在保持先锋表达的本色基调时,更多的是把深入个体生命,以生存的历史感、现实性的自觉进行了独特的诗性展示。他的诗不在痛楚、绝望、死亡、封闭的内部置留,更多的是对人本主义和人性深处进行掘进和拓展。没有拘泥一体的束缚,力争兼包并容,然后加以创造和创新,较之过去有了质的上升,使读者更容易走近和接受,被诗文本呈现内涵和内核意义所唤醒。

唤醒与回归,是不同的两个语境和状态。不管其路径是如何的复杂和曲折,我想终点是诗歌文本对社会贡献的重要意义,形式上,我们依然要追求先锋表达,内核仍然是人本主义的,是对现实的反观、批评、揭示,或者是悉尼的认识:“是一念间的真实和正义。”诗歌本该如此吧。



  大    雪


像心里的朋友一个个拉出来从空中落下

洁白、轻盈、柔软

各有风姿

令人心疼的

飘飘斜斜向四处散落

有的丢在少年,有的忘在乡间

有的从指头上如烟缕散去


我跟船而去,在江上看雪

我以后的日子在江面上散开

正如雪,入水行走

悄无声息……



  诗    歌

 

诗歌沿着我两条眉毛向后脑发展

诗歌拥抱我每一根头发

在每一块头皮上它撒下谷种

诗歌在我的鼻孔里醒来

醒来就迅速张起篷帆

顺流而下

诗歌冲破我的嘴唇

可以听到鸟声和太阳

云彩向波浪打招呼的声音


诗歌翻山越岭找到我的手脚

它穿过天空发现我的眼睛

明亮!像一块少见的玻璃

甚至照出了它的胡须

它两鬓斑白为了今天

有一张喉咙好安排它露面


诗歌流着泪靠在我肩膀上

诗歌站在我耳朵上歌唱



  但音乐从骨头里响起


从骨头里升起的音乐让我飞翔,让我

高空的眼睛看到大街上

到处是我摔碎的家


我被门槛的纽扣限制

我不能说话,我开口就倒下无数篱笆!


我只能站着不动

时间纷纷从头发上飞走


我当然爱惜自己的生命,我当然

愿意一柄铁扇把我的

星星从黑夜扇空


这样我就开始谦卑、细小,可以

被任何人装进衣袋

乐观地带走


但音乐从骨头里响起,太阳

我在上下两排并紧的牙齿上熠熠发光


我只能和头发并肩飞翔!我只能朝外

伸出一只手

像一场暴雨我暂时摸一下人类的家



  真    理


我将全身的瓦片翻开,寻找一盏灯

谁在我背后鲜花盛开?


我曾经从树叶上屡次起飞

我将手深深插进泥土

这生命里最旺盛的一处泉水

是谁, 在一小包火柴中将我等待?

我燃烧,将时间里的琴弦

齐声拨响

在一把大火中,我的白马出走


现在我回家,灯光黯淡

是谁在飞檐上将风铃高挂

在眼中将瓦当重新安排?


将逝去的呼吸声细数珍藏,我高举

一支箫

无人的旷野上,我的箫声

一片呜咽



  中    立


厅堂中立。秋风中中立。竹林瑟瑟在山中中立。

一生苍白漫长,在海啸与种菜中

如何中立?


在笑与不笑中频频中立,看见你

我的兄弟,握手握的不重不轻

生与死之间不偏不倚


做,或者不做,或者干脆坐下

手上的工作催你前行


谁能中立写完一生的诗章?

我不行,悒悒向西

更多人走得更加混沌……



  风    铃


我喜欢风铃

我喜欢风铃叮叮当当一片空荡的声音

我喜欢风铃左靠右晃屋檐下一种不稳定的身影

我喜欢风铃被斜阳照亮闲暇说话或干脆一言不发

我也喜欢暗中的风铃、门廊下紧张的风铃

宝塔上高挑寂寞

和孩子手中被拎着的风铃


路上的狗、沙漠上难看的骆驼颈项下倔强的风铃,

风沙越大,它说话越响

声音是它的命。

     

我喜欢风铃

我喜欢敲打宁静的风铃

坐在孤寂的家里,停下来和岁月相依相伴的风铃


应该听一点声音、应该有一挂风铃

应该有一些眼睛从风铃出发

或者与风铃结伴而行


123下一页
责任编辑:zhwyw
|  
分享至: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