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华文艺网.net 首页 文学艺术短文杂文
订阅

短文杂文

怀旧岁月:我热爱学习的时光
作者:周元川 在那个遥远的年代,我是一个对学习有着无尽热爱的少年。每当放学后,我总是留在教室里苦练习题,眼不见天日。那时的我,寸阴不放,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书本上。或许是上天眷顾,给了我这样一个珍贵的 ...
2024-7-21 22:53
东川岁月:工业学校的怀旧时光
作者:周元川 我清晰地记得,我们终于到了东川这座滇北高原上的工业城市。那时的东川,是一个繁忙而充满机遇的地方。冶金工业学校坐落在大麦地,市委和矿务局则在小菜园,这些名字在心底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
2024-7-21 22:49
一腔热血谱写奉献之歌
“洪门厚道维龙腾,献血百次救他人。助人为乐寻常事,和善谦逊朋友真。”——日前,热血青春群瞥见荆门新闻网播发的厚道荆门人《洪维龙‖涓涓热血凝聚人间大爱》的视频及王哥《赞洪维龙》的诗。 “洪门厚道维龙腾, ...
2024-7-18 15:16
回到炼洞的怀旧旋律
我回到炼洞,继续进行教学,看着从后甸调来的代替我的女民办教师何敏在黑板前指指点点,我不禁感慨万千。毕竟,在这里度过的岁月才是我真正的成长历程,是我梦想最初的发源地。这段时间里,生活似乎平静而又充实,直 ...
2024-7-18 15:09
被遗忘的岁月
作者:周元川 我是一个笔杆子,参与平反机构的工作。1967年武斗升级后,我从北京回到了宾川。那时的我彷徨不定,迷茫不堪,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名叫欧杨让的人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够帮助他。我 ...
2024-7-12 16:14
背叛与怀念
作者:周元川 我还记得那个遥远的年代,那个让人心碎的故事。一切都源自一个名叫戴荣华的人,一个爱打小报告的人。这段往事始于何标的调查结果,揭露了戴荣华对县文教科的告密行为。那是他,害我失学,带来了我人生 ...
2024-7-9 21:58
岁月如荏的考试之旅
作者:周元川 就在那个怀旧的年代,从前的祥云、弥渡、宾川三县合而为一,成为了新的祥云县。可是这座县城并不像其他地方那样充满繁华和热闹,反而显得有些寂静。当初报名参加考试后,我们获得了十多天的宝贵复习时 ...
2024-7-8 12:45
我与长兴岛的文人墨客们
我与长兴岛的文人墨客们
确实要写长兴岛,内容可以说是丰富多彩,写个长篇也没问题,曾记否,昔日滩涂小岛,发展到现在成为一个集港口码头、高楼林立、交通发达、绿色宜居的生态小岛,确实是改革开放后给长兴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变。但更让我 ...
2024-7-7 15:36
山岗铺的回忆
离开炼洞后,我们才了解到教师不准报考的消息,于是由我二哥改换成公社的证明。我和何标星夜兼程,天刚亮时到达帽山脚下的山岗铺。1958年10月我到九顶山大炼钢铁铜,走的就是这条路,怎么就走不出宾川呢?别有一番感 ...
2024-7-5 11:14
追忆那段难忘的校园岁月
作者:周元川 从前,何标约我去报考东川冶金工业学校,我迟疑不决。曾在宾川中学受到批判的阴影笼罩着我,留下斑斑“劣迹”和档案,任何地方的政审都成了无法逾越的坎。与素梅交往时受到的种种批评,让我对未来心生 ...
2024-7-4 15:21
阳春三月
这是一个温暖而充满希望的阳春三月。1960年的春天,我正在家中安静地读书,突然,何标急匆匆地来找我,手里拿着一份报纸《云南日报》。“兄弟,你看看!《云南日报》登了北山冶金工业学校春季招生的消息,我们一同去 ...
2024-7-4 15:15
遗失的时间
作者:周元川 我和素梅是老师和学生之间纯洁的关系,不曾有过越轨的行为。然而,命运却恶作剧般地将我们卷入了一场误解和不公正的风暴中。一天,突然传来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周老师与素梅谈起了恋爱。这个消息 ...
2024-6-30 16:13
爱在林海雪原
作者:周元川 我还记得那些年月,那段美好的时光仿佛就在昨日。素梅,一个像花一样娇柔多情的女子,常常到我的住处帮我补衣服。每当她独自出现在门口时,我的心便会不受控制地跳动,仿佛这一刻就是整个世界的存在。 ...
2024-6-27 18:20
记忆中的山茶花
作者:周元川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春天,1960年的春节快要到了。学校里兴起了一场扫除文盲的运动,而中心任务就是准备节目,为这场运动增添色彩。而我,竟然成为了男主演,《夫妻识字》中的男演员。 学校领 ...
2024-6-27 18:10
关于剩饭剩菜这点事 (作者:贞佶)
学校是三餐制。早餐有面皮、稀饭、鸡蛋,偶尔也会变点花样,加点包子、花卷、烙饼之类;晚餐比较简单,大多情况下都是面条。老师和学生的午餐种类是一样的,都是一荤一素一汤,主食是米饭,只不过菜品上有所不同,主 ...
2024-6-26 16:35

扫一扫登录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