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华文艺网.net 首页 文学艺术散文美篇
订阅

散文美篇

我的小妮老师
我的小妮老师
小妮老师时常穿着棉麻的宽松衣服,头发只是简单地挽着,整个人素净之极;她说话的语气,让我特别有想抱一下的冲动。《我的小妮老师》讲述了海南大学的一位老师为一位旁听生带来希望、带来自信的故事,老师没有因为旁 ...
2022-9-19 16:42
【青春碎片】梯田,你是泥地里的生命齿轮
作者:石沉 从来没人这样认为过,你是泥地里的生命齿轮,只有我,因为我是你曾经啮合过的岁月里的一颗轮齿。日月轮转,风雨碾碎,周而复始的四季旋转着难忘的年代。 虽说那时已不是牛拉碾子的年代,可我牵着牛在这偏 ...
2022-9-5 16:57
唯有能者留其名
唯有能者留其名
李昌杰先生一生爱书、读书、买书、藏书、抄书、写书、评书、教书......把自己陶醉于对书无尽的雅趣之中。从浅显的《鸡毛信》到厚重的《资本论》、《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从通俗的《百家姓》到艰深的《老子》;从买几 ...
2022-9-4 19:46
【青春碎片】那道水坝
【青春碎片】那道水坝
作者:石沉 一条小河顺着曲折的岁月,曲折地蜿蜒至此,季节顺着小河由浅入深,河岸顺着季节与水坝相连自觉有些伟岸,我就在那里,来回着那时那段的人生。 山里的河,落差很大,在雨季它会一泻千里,在旱季它只能淙淙 ...
2022-9-3 19:00
田永昌 | 昙花四记
田永昌 | 昙花四记
一切美都是有准备而来,昙花更是如此。 我第一次看见昙花而且怒放,是在二十年前的中秋之夜。 那天,一轮明月高挂中天,忽听隔邻阳台上热闹非凡,欢呼鼓掌不断。我隔栏一望,啊,邻居家大人小孩都围着一盆长 ... ...
2022-9-3 12:52
千山万水雁过藻溪
我年少时填过的所有表格,籍贯一栏都是“浙江平阳”。那是父母的旨意,我从未深究过背后的逻辑。我父亲是矾山人,我母亲是藻溪人——当然是指他们迁徙到温州之前。矾山和藻溪都坐落在浙南平阳,即今日的苍南县境内。 ...
2019-11-28 21:13
海上日出
为了看日出,我常常早起。那时天还没有大亮,周围很静,只听见船里机器的声音。 天空还是一片浅蓝,很浅很浅的。转眼间,天水相接的地方出现了一道红霞。红霞的范围慢慢扩大,越来越亮。我知道太阳就要从天边升起 ...
2019-9-3 16:06
野草
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生命的 ...
2019-9-3 16:00
背影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 ...
2019-9-3 15:53
一朵白蔷薇
怎么独自站在河边上?这朦胧的天色,是黎明还是黄昏?何处寻问,只觉得眼前竟是花的世界。中间杂着几朵白蔷薇。 她来了,她从山上下来了。靓妆着,仿佛是一身缟白,手里抱着一大束花。 我说,“你来,给你一朵白蔷薇 ...
2019-9-3 15:44